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IT

葡萄生活杨维全为见证互联网浪潮而创业愿不白过这一生

IT
来源: 作者: 2019-04-06 06:09:38

杨维全长得黑,并且热衷于以这个话题来调侃自己。

“这是因为我们不想白过一生嘛”,他笑着对《视也》说。

他创办的葡萄生活在今年8月份宣布取得了1亿元的B轮融资。这样一个到家服务提供平台,前有58到家、京东到家等强敌当头,后有众多本地生活服务及垂直类应用平台紧随,在到家服务领域的寒冬中依然坚挺。

“为何许多人认为服务是一个折腾的、成本很高的事情?一方面由于服务商的能力参差不齐,另一方面由于服务流程长,更容易产生问题。葡萄生活是一个以‘严选’和‘保障’为核心诉求的到家服务平台,希望让天下没有难用的服务”,杨维全介绍道。

乍一看,葡萄生活和其他的到家服务平台相比并无太大差异,是聚合了平常上门服务和本地生活入口的一款移动应用,而对服务质量的把控难则是平台型运用没法避免的关键问题。

杨维全的描写中,葡萄生活有两个特殊的部门——严选部和保障部。严选即严苛选评,葡萄生活从全国用户中筛选出1000多位VIP体验师,通过盲测的方式,每个商家都需要接受6个维度34项的考核,每5单中有4单通过,才可以接入平台。

保障,则不但仅是售后,而是从接单到服务后的全方位跟踪。葡萄生活有专门的订单保障团队,举例说明,平台规定供应商20分钟内必须接单,如未能正常接单,标记为红色的定单会转至保障部,并立即以人工介入方式处理。

尽管重线下重运营,从根本上,杨维全仍然认为葡萄生活是一家轻型互联网平台,而在到家服务领域,针对这类模式的争议一直存在。

“实际上生活服务其实不具备互联网属性”,杨维全认为,所谓生活服务的互联网化应该是拥抱互联网流量,“互联网的属性是边际成本递减,从一千单到一万单,可能我加一台服务器就行了,而生活服务的属性是边际本钱不但不下落反而可能上升。”

“以家政服务为例,从一千单到一万单,阿姨要加十倍,培训人员和管理人员都要加,而订单密度不饱和或波峰波谷之间,你的空耗会非常之大。”

而对以共享经济模式来解决这1问题的假想,杨维全也表示了不看好。

“生活服务类也不是同享经济,所有的共享经济殊途同归都会变成职业。”

在他看来,来自C端的服务质量不可控,并且有可能带来更高的成本。“同享经济用在生活服务领域,很难得到好的体验。”

另外,流行于垂直应用行业的“一根针捅破天”理论,杨维全认为对生活服务领域而言,那是O2O泡沫时代的典型言论。

“尤其是中低频的服务,自己去做平台一定是个坑。流量很贵,以家电清洗为例,一个用户可能需要20-30次的复购才能回本,你会发现生活服务类一定需要一个入口级的运用。”

这正是杨维全选择做生活服务平台的缘由。“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买服务像买商品一样方便,服务电商是我们眼中的下一个蓝海。”

专业的服务者用心做服务,互联网人开开心心去做平台,这大概是杨维全心中“皆大欢喜”的场面。华为出身的他早早意识到了互联网红利的机遇,在2003年选择加入同事的创业团队,但是这一场创业却变成了“中国十大风险投资失败案例”之一。

“融了很多钱,然后短时间内就花完了”。

现在作为公司一把手的杨维全,在钱的方面比较谨慎。

“8月之前我们都没有大的声音,一直在做产品和修炼内功,直到深圳单城实现盈亏平衡,外部资金也到位之后才开始扩大。”

然而在对外的品宣方面杨维全甚至有点“抠”,公司成立4年,最近才开始在深圳的报纸买下版面打广告。“有人说过我们品牌做的很烂”,这位CEO出差在外一直穿的是印有公司logo的衣服,在机场候机的时候会走来走去做人型宣扬板。

带着“华为系”创业者的标签,杨维全提起老东家满满都是自豪感。还在华为工作时,杨维全曾收到过腾讯的工作约请,但是那时他对这根橄榄枝却不屑一顾。“当时腾讯做社交、做游戏,一个这样的公司怎么能跟华为的‘民族大义’相提并论呢?”

现如今,看着不远处的腾讯大楼,杨维全偶尔会想,也许互联网的魅力,正在于此。

版权声明

凡来源为亿欧网的内容,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网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。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

癫痫的急救治疗的关键是什么
简述关于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
治疗癫痫药物哪种最好

相关推荐